摘要:持之以恒、甘于淡泊,其实这是一个纪实摄影师最基本的要求。假若我的拍摄对象没有能力发声的时候,假若我相信他,我会以他们不能拥有的声音,替他们评判是非,奔走呼号。 ——宁舟浩

宁舟浩1.1.jpg

 宁舟浩 


四月风轻学堂老师、艺术硕士、纪实摄影师


宁舟浩,1975年出生于山东肥城,祖籍湖南省隆回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摄影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国内最早报道农民工和城市空巢老人问题的摄影师。作品多反映当前社会热点问题。现居住于山东省济南市。


宁舟浩一席视频讲座《身边的时代》。代表作品 《我们的民工兄弟》、《一个人的城市》、《京剧的守望者》、《单位》、《毛家工业园》等。著有《京剧守望者》一书。


.....................



 一个人的城市 

2001—2003

试想一下,如果你老了你会最怕什么?我的答案是孤独。在孤独中忍受病痛的折磨直至孤独的死去无疑是人生中最可怕的事情。

养老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所必将面对的问题,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我国大部分家庭将逐步演变为“124”结构,也就是一对夫妻,两个家庭、四位老人,这种家庭结构意味着我们将面对更加严峻的养老问题。

简单意义上的养老是"给生命以时间",而让老人从更高层次上实现精神慰藉则是"给时间以生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位老人都是一个英雄。在历经了青春的流逝、悲欢离合、社会变革、动乱乃至战争之后,他们依然搏动着的脉搏不啻为一种生命的终极胜利。

1.jpg

老韩每天唯一的活动就是一个人靠在走廊里吸完两包烟。

2.jpg

公寓的每个房间的窗户上都有一个观察口,用来观察室内老人的情况。

3.jpg

老宋卧床多年,他把所有生活用品都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4.jpg

张惠芳从二十几岁就开始守寡,做了一辈子的家务,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成才,她曾赴北京参加第五次全国人代会;如今坐在轮椅上的她还嚷着要给别人做活带孩子,别人都笑她老糊涂了。

5.jpg

“我们结婚的时候她才20岁……”正月初二84岁的储在时来老年公寓看望自己患脑萎缩症的妻子。

6.jpg

公寓里一面挂满了锦旗的墙。

7.jpg

在殡仪馆里,孩子们的鲜花伴随老人度过最后一程。


 我们的民工兄弟 

1998—2003

民工是中国由传统的农业国向工业国过渡的产物,是农村劳动力过剩、人多地少的产物。他们每年象候鸟一样迁徙于农村和城市之间,为城市带来大量廉价的劳力,给农村贫困的家庭带来微薄的收入。

城市对于民工来说象征着机会、梦想和财富,他们想在城里面对更多的机会。面对城市的高楼大厦和茫茫人海,相信他们一定会感到城市的精彩和无奈。

举目无亲,繁重的劳作,幻想的破灭,在城市的经历教他们逐渐现实起来——他们不属于城市,只属于工地。在城市里,他们需要的并不多,只不过是平等和理解。

1.jpg

一群工人正在为移动一座塑像做准备工作。

2.jpg

他在100多米的高空作业没有任何安全设施,他总是对别人说自己有18岁……

3.jpg

年底,讨工钱的民工在自己亲手盖起来的大楼门口和保安发生了冲突。

4.jpg

老韩原来从一名瓦工干起,逐渐攒了些钱,干起了工程机械出租的生意,但因为对方欠债不还,致使老韩变卖家产。如今他当年的一点积蓄已经变成一把欠条……

5.jpg

离开工地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拆掉民工自己的工棚,把一座崭新的大楼展现在世人面前。

6.jpg

小黄从十七、八岁干起,走过了全国五、六个城市。他总是喜欢在工地的最高层看日落。他知道自己不属于城市,只属于城市的工地。


 京剧的守望者 

2004—至今

京剧是中国文化的瑰宝。它集优美的唱腔、精彩的对白,考究的表演、惊险的武打于一身。昔日,京剧作为全民艺术深入人心,无论达官贵人、贩夫走卒都能来一句“力拔山兮气盖世”。

今天,西方文化的侵蚀、电视节目数量的增长、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使京剧的观众群越缩越小。演出锐减、观众冷漠、队伍萎缩、后继乏人、从业人员待遇低下……具有二百多年历史的文化辉煌,即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黯淡失色,京剧艺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1.jpg

在闹市区一家大型商店,为庆祝其八周年店庆,在商场门前搭建了一个临时露天舞台。当晚上演《铡美案》,演员马济生扮演包公。

2.jpg

57岁的田家里在《秦香莲》中饰太监,他在后台等候上场。由于缺乏必要的经费,剧院设施已经多年没有进行维修。

3.jpg

老阎在年轻演员的央求下展示自己出国演出带回的外币。

4.jpg

81岁的胡逊老人提前30分钟入场,发现剧院里只有他一个人。胡逊清楚地记得:1954年马连良先生来济南北洋剧院演出,他半夜三点排队都没能买到一个靠近前排的座位。

5.jpg

一位老旦穿过临时搭建的后台。

6.jpg

舞台的角落,一张被遗弃的扑克牌。

7.jpg

2005年9月24日,济南鲁艺剧院后台。演出结束,专业京剧演员杨雪梅为台湾票友捧花。来自港台的京剧票友经常出高价邀请内地专业京剧院团为自己配戏。

8.jpg

上课之前,14岁的刘蓬帅和12岁的陈学亮在京剧大师的画像下练功。

9.jpg

外出演出没有化妆间,李鹏在厕所里为新进剧院的杨海涛化妆。

10.jpg

梅葆玖先生葬礼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社会各界上万人前来送行,很多戏迷一大早就来到大礼堂门口静候。


 毛家工业园 

2010—至今

毛家庄村隶属于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位于市郊黄河北岸,是一个人口不足五百的普通小村。最近十多年,毛家庄人在里不到八百亩的土地上建了一百多家家具工厂,如今村民对外更愿意称这里是毛家工业园。

随着工业园的发展,“烦心事”也随之而来。2011年底,村子被人举报有消防隐患,且喷漆车间造成环境污染,镇上专门为此事责成进行整改。村内的自留地和宅基地被村民见缝插针的建了厂房,导致毛家庄村内道路狭窄,村内主路只能驶入载重2吨,长度不超过4.2米的小型货车,导致大型生产设备和材料运输困难。

此外,生活垃圾无序堆放、缺乏下水管网,也制约了村民生活质量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为适婚子女在周围的村庄买楼房居住。能在城里买房商品房,让孩子在城里上学的家庭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村民都期望未来能够在改善生活环境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大生产经营规模,使村民过上比现在更好的日子。

1.jpg

迎亲车队驶向毛家村,带头的悍马车小心地穿过水泥路障。这些路障是为了阻止大型卡车驶入保护村路而建。

2.jpg

贴着福字的红色大门和照壁是当地农舍的标准结构。照壁上也会随着时局的变化呈现新的内容。

3.jpg

工人正在打磨人造石,制作整体厨房的台面。切割、打磨人造石产生的粉尘不仅是工人健康的大敌,还会给周围的住户和工厂带来二次污染。

4.jpg

腊月里,村民们在尚未启用的厂房内排练舞龙。村民们相信在春节期间舞龙能保佑全村平安并带来财富。

5.jpg

村子西侧一块盐碱土即将以每亩地每年300元的价格出租给城里的老板。几年后地价飙升,村民都说这桩买卖搞亏了。



(以上内容均摘自宁舟浩个人网站)

宁舟浩-注目礼网站-二维码.png

http://www.n-pic.com/

(宁舟浩更多精彩作品请戳上图二维码)


小伙伴们,看了这么棒的作品,是不是很想深入了解背后题材的发现、思考过程、拍摄方法呢?

贴心的四月君特意邀请宁舟浩老师12月12-日晚20:30-22:30做客四月风轻学堂,

与大家分享专题摄影创作课程《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

课程以及报名详情请往下滑滑滑~~~


↓   ↓   

.....................


7777.jpg

 专题摄影 

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


课程简述


摄影师宁舟浩将结合自己的几组专题摄影作品的拍摄心得,和大家分享专题摄影从选题、拍摄到后期编辑的全要素过程。

专题摄影是和被摄对象在一起,亲身体验、相互信任、进行的真实、准确、严格、系统观察的结果,最终的摄影作品只不过是这个过程的副产品。拍摄一个专题摄影好比制造一只钟表:首先要明确功能设计——提炼主题:明确一个塔钟还是一只秒表;其次要依照功能要求制造好每个零件——拍摄好每张照片;最后还要精心地这些零件安装、调试——图片编辑,让它能够良好运转。最终把它交给用户——传达信息



猛戳下图二维码

获取更多课程信息报名方式

宁舟浩课程完整介绍-二维码.png

http://study.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39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