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我们熟悉的马丁·帕尔故意放纵自己的照相机,以其不引人注意的方式、司空见惯的老生常谈以及常态的目击运行,这样就导致了在照片中的物件第一眼看上去都是不值得一拍的。然而其具有解剖力的目光所揭示的,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荒诞,诚实,却不奉承。
林路 2019-04-17 08:06
0
0
511
“身份”一词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没人不晓,但若穷究下去,连哲学家也会在它的迷宫中走失——佛洛依德看到三个“我”,福柯说“人死了”,拉康说“人疯了”。在各类艺术中,“身份”问题始终令人着迷,摄影和人类身份之间直接或隐含的联系也贯穿着整个摄影史。既然“身份”如此频繁地出镜,那么它的入戏名义和方式有哪些呢?百多年来由它主宰的代表作又是以怎样的脉络发展的呢?对此,本文试图借助相关作品做以梳理。
康国生 2019-04-10 13:38
0
2
349
宽幅是难以驾驭的,实践过的朋友都会身有体会。然而一旦体验到了内种的奥秘,一定会有某种欣喜。正如严亦斌来信说:XPAN刚到手时觉得限制性太强,适应面太窄,一时想出手,通过这次南京的拍摄似乎一下子开窍了,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决定要好好挖掘这台神器的价值……
林路 2019-04-06 07:05
1
2
727
对于艺术家泰根(Seeing Teigen)来说,这个过程不仅仅是达到目的的手段——它是了解周围世界的重要实践。通过绘制和勾画她的内心思想,泰根将自己置于当下,感受到第一次体验新事物带来的奇迹。
林路 2019-03-29 10:36
0
3
1207
武强的《中原饭场》与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之间无疑具有互涉性关系。
郭广林 2019-03-23 10:01
0
4
861
擅自作主将十几位朋友在微信上追忆赵俊毅老师的文字汇聚于此,以表达大家对赵俊毅老师的缅怀之情。或许本人疏忽漏掉其他朋友的文字,如愿意敬请朋友们把您的文字发给我,此篇追思文可随时进行编辑。
郭广林 2019-03-22 10:14
0
3
4325
他提出这样的疑问:“国家传播的‘中国梦’的发展意味着什么?在中国无情的高速增长中,哪些是值得留下的,哪些是应该展望的?保留天际线重要,还是那些被剥夺的人重要?”
林路 2019-03-19 20:26
1
5
1228
回到胡俊良的实践,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将他和森山大道拉在一起,所以恳请各位高手评点一二,如何?
林路 2019-03-12 08:30
4
7
1325
我非常真诚。除非我喜欢人们的某些方面,或者找到关于他们有趣或令人信服的东西,我是不会去拍摄他们的。无论我喜欢什么——他们的眼睛,他们的头脑——我都很诚实。
林路 2019-03-01 16:40
0
5
1249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成熟,我们看到:Google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Alphago打败了世界排名第一的人类围棋手柯洁;百度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无人汽车实现了量产。当科技界以及科学哲学界的学者们都在不断展望未来人工智能的社会时,摄影也首当其冲受到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影响。本文拟描绘出在人工智能科技发展的背景下,风景摄影呈现的新样貌。
杜爽 2019-02-20 15:57
0
3
2239
关于春节的描述,有着无数的版本。这里选择历史与想象的两个空间作为对比,饶有趣味。历史很骨感,未来很无奈?但愿这也只是一种虚构……
林路 2019-02-11 06:42
3
7
2566
当我们看到魏宝成以其现实的记录,捕捉了异常独特的瞬间,却会让人在现实中感受超现实的无奈。而面对刘嘉楠超现实主义的春运重构,倒是可以带给人们更多关于现实的思考,让画面背后的指向,有了更多现实的联想。
林路 2019-01-30 19:56
5
6
3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