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在摄影诸多的意义中有一个——游走的眼睛。这是鲍昆的《李迪的看》(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0865)一文中开头就映入眼帘的文字。由此来说,摄影需要不断的游走、观看,我们走出去,或者他们走进来。但是究竟我们看到什么、拍下来什么?为什么大多数摄影人拍的都像到此一游的旅游照片一样稀汤挂水?在李迪走出去,走到异国他乡,那么他的摄影为什么有别于如旅游照片的泛泛拍摄?
鄂伟 2015-06-14 06:33
3
0
1542
我这周的四月风回顾恰逢一年一度的高考日。以前我都是以看热闹的心态来围观高考,而今年我却以一个考生家长的切身体验来感受高考,我用随身携带的小相机记录下这样的日子,之前已经有无数照片定格这一时刻,但是我对这次高考的拍摄有着切身的体会,就带着切身体会拍摄吧!
鄂伟 2015-06-07 07:02
1
0
2216
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初一个叫纳吉的外国人就预言:“摄影的知识与书写的知识同等重要。未来的文盲将是那些不知如何使用照相机的人,他们就像现在那些不会用笔写字的人一样。”果不其然,当下人人摄影,图片的世界如海洋一般汹涌。史学家爱德华兹在《摄影》一书中抛出,让我们想象一个没有摄影的世界会怎样?我已经无法想象了,今天的摄影触角遍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成为我们生活经历的载体和信息的主要来源。所以说,摄影的历史从来不是单一的。
鄂伟 2015-05-31 07:52
0
0
1458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的仰望星空。周末的夜晚我偷偷地潜入25楼楼顶,还好我没有喝酒,否则真就随着头顶的天空飘荡而去。我被久违的天空之美迷住,抬起脚仿佛就在天空中漫步,干脆脱个一丝不挂,不冷,有天空,有温暖,凝望天空那一眨一眨的星光,仿佛一身手就能抚摸到它。捧着其中一颗像母亲的星星,内心涌上的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有奇思,也有爱!摄影人们你们有多久没有展开这样的想象的翅膀了?
鄂伟 2015-05-24 12:47
2
0
1578
当陪审团的大多数同意,只要苏格拉底放弃他的争辩、说教,不再批评别人的见解,不再永远怀疑的态度到处纠缠,就可以赦免一死。但苏格拉底的回答很坚定“决不!”他说:“只要我的良知、我内心深处那微弱的声音要求我继续向前,给人们指出辨明是非的正确途径,我就会拉住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宣讲我的观点,不计后果!”如果一个人连微弱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那实在太悲摧了。
鄂伟 2015-05-17 06:57
4
0
1881
多给青年以鼓励,还是以青年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摄影。SSYPP青年影像扶持计划20位入围的青年摄影师,他们的作品还只是一个初级的粗糙胚胎,但是从这里面我们却能够发现极具价值的未来的影像延展趋势……
鄂伟 2015-05-10 04:29
2
0
1600
到5月8日是我在四月风注册三周年时间。哦,日子过的好快呀!这样与一个影像文化的网站朝夕相处在我人生还是头一遭呢。有时候喜欢到了说不出理由的地步,那就让我与四月风如此的相处下去吧!
鄂伟 2015-05-03 07:02
10
0
1902
“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没有思想的乐趣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 王小波 《思维的乐趣》
鄂伟 2015-04-26 06:45
2
0
1749
在摄影狂欢的娱乐派对上,我宁愿选择靠边站一站。这份“四月风的一周回顾”难以归类,说它是对四月风的总结性回顾也好;是摄影评论或者批评也罢,现如今我没有时间顾得上这些。每一周被推着往前走,有发现,有认识,长见识,开阔视野,不装蒜,不造作,不论什么功利结果,就像顾城说的那样:“一个人应该活的是自己并且干净”。
鄂伟 2015-04-19 06:26
2
0
1843
四月的春风扑面,这个日子呦,总会充满了希望。舒展身子骨,准备大干一番的力量正在内心升腾。北岛的《四月》写道:“四月的风格不变 / 鲜花加冰霜加抒情的翅膀”我的现实无时无刻不与四月风的影像世界对接。这谜一般的撞进眼球的各种影像,使我个体认知和感觉瞬间展开,读出了情感触碰时的跳荡;读出视觉留白的韵味;读出清凌凌的美好;读出离殇别恨的叩击;也读出哲性的捕捉……
鄂伟 2015-04-12 07:17
5
0
1617
器材的有无和技巧的把握程度都不再构成在摄影领域权威性的理由,于是能形成差别的只有一条道,就是摄影的观念化。观念化的基础是思想观念的形成,有正确鲜明的思想观点,才是今天艺术的基本之道。 —— 鲍昆 ( 摘自《人民摄影报》深度访谈SSYPP)
鄂伟 2015-04-05 06:47
8
0
1810
我企图找出一条和摄影者沟通的路,在没有多少回复的摄影评论中,我们的摄影者不知道为什么不那么情愿的展现出自己的摄影观点,。已经习惯在充斥了过度的工具理性和技术理性的娱乐时代,个体不过是社会大机器的附庸。去他的摄影评论,我又一次萌生把现有的一切秩序破坏掉的想法。
鄂伟 2015-03-29 08:35
6
0
1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