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这里我不想说管理者,我也不想说资本。上层是国家政府的事情,它都会有更迭替换都会有变化,我们老百姓管不了。资本怎么逐利怎么玩,我们老百姓也管不了。但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要是整体都腐败了,极端的自私自利了,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李晓斌 2018-10-20 22:14
2
7
13094
帕斯卡尔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郭广林 2018-10-07 22:52
0
2
3985
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交谈,我一直试图让他们平衡自己的两个方面。让幻想在实际中活着,是很多摄影师都在苦苦挣扎的。如果你陷入实践中,火花就会消亡。或者,你有一个摄影师的美妙想法,但没有成型。无论哪种方式,你都有麻烦。
林路 2018-10-03 06:46
0
0
447
当朱丽亚·玛格丽特·卡梅隆、刘易斯·卡洛尔、克莱门蒂娜·哈瓦登以及奥斯卡·雷兰德在19世纪50年代和1860年代开始摄影时,关于摄影地位的辩论已经在进行中。摄影是一门艺术吗?如果是这样,它与其他艺术形式有什么关系?
林路 2018-09-07 08:44
0
1
797
在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早期培训让我懂得,艺术家是你最好的资源。在与一位活跃的艺术家一起工作时,我总是与他们密切合作,尽可能实现他们的愿景。最大的挑战往往是由于艺术家对编辑不感兴趣而产生的!我的工作是帮助一位艺术家看到,选择作品并以合适和精美的方式呈现,比他们所做的每一件单独的作品都能更好地讲述一个故事。
林路 2018-08-14 07:53
0
1
969
考虑到今天美国人和难民如何继续遭受种族歧视虐待,目前的兰格作品展览就显得特别及时。帕多指出:“今天流行的很多福利和社会改革都可以追溯到大萧条时期。”“兰格看着人们的强迫迁徙,他们逃避经济贫困,因为负面影响他们的社会和经济政策正在被决策者通过,他们知道这样会直接伤害这些人。我们正在关注的是资本主义个体社会的开端,并且如果我们要将当今美国的情况置于这样的背景中,那么认识到这种来源是非常重要的。”
林路 2018-07-30 08:43
1
1
1092
对于西方人来说,这样的画面看上去像是一个完全批判的图景。然而摄影师陈荣辉感觉不一样:“我不认为我的照片是完全消极的——也许这个工人在来到这个工厂之前生活很困难,他缺少食物或没有睡觉的地方。毕竟,他来自一个非常贫穷的农村地区。没有人强迫他离开,他选择来东部寻找工作……这可能比他的家乡要好。某些年以后,他可能会变得富有。这并不容易,但在这家工厂工作要比失业更好,而不是饿着肚子。”
林路 2018-07-17 08:51
0
1
891
我在想,在逼近极限的自我挑战中,弗里德兰德下一次,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我算了一下,1934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80多岁了……
林路 2018-06-03 06:52
0
1
1589
相对职业拳击手而言,我更像是在击打沙袋的拳击者。我仍然渴望具有一些并不完美但是具有社会学价值和灵魂出窍的图片。如同“格尔尼卡”(毕加索的战争名作)和“香格里拉”(美国流行乐队)的混合物。
林路 2018-06-24 07:09
0
1
1280
虽然印刷媒体在世界上逐渐陷入绝望的境地,但也有不同凡响的意外,给我们带来希望。意大利杂志《Internazionale》就是其中的亮点之一。这本出版物在25年前由四位志同道合者创立,其原始使命是翻译世界各地最好的新闻报道,并将它们带给意大利语的读者。
林路 2018-05-17 21:19
0
1
1574
她著名的照片之一让她在尼加拉瓜的经历中脱颖而出。这幅在桑地诺革命期间拍摄的照片所展现的,一名男子转身中一手拿着百事可乐瓶的莫洛托夫鸡尾酒燃烧弹,另一手拿着步枪。
林路 2018-05-07 08:32
0
4
2631
  对于几乎所有的艺术作品来说,没有传播,就没有影响;没有影响,就没有认知;没有认知,就没有受众的评价与赞誉——当然也就没有价格和价值了。
孙振军 2018-05-08 20:40
1
2
1980